听新闻
放大镜
暖男的铁面与仁心 | 记徐州市检察院第一检察部主任饶本东
2022-07-11 10:31:00  来源:检察日报  作者:管莹 唐颖

饶本东(右二)与同事一起研讨案情

  ●100多册卷宗、20余亿元资金流水、数百份合同、预付款保函,他逐一看“薄”了又看“厚”了,画出了清晰的资金关系图,最大限度挽回国有资产损失。

  ●阅卷时,一个细节引起了饶本东的注意:渔民把几十亩鱼塘,仅以三五万元的低价“自愿”出售给孟某,但违约金却高达60万元。

  ●经过艰苦调查,饶本东和同事们取得了被隐藏的报警记录、伤情鉴定、被害群众证言等关键证据。最终,涉黑团伙共有28人被提起公诉,数名“保护伞”被绳之以法。

  日常生活中的他,风趣幽默,脸上总是挂着笑意,被同事们称为暖男。但站上公诉席上的他,唇枪舌剑,反应机敏,让人不得不佩服他“全国优秀公诉人”的风采。

  他就是“双百政法英模”、江苏“最美法治人物”、江苏省徐州市检察院第一检察部主任饶本东。80后的他,从检17年,一直扎根公诉战线,是办理重大疑难案件的“专业户”,坚守正义防线寸土不让,追捕追诉抗诉屡屡建功。

  迎难而上,变身办理疑难复杂案“专业户”

  “无论什么疑难复杂案件,交到他手里,我们都很放心。”这是领导和同事对饶本东的一致评价。

  2018年1月,一起棘手的职务犯罪案件交到了饶本东手上。一家国有公司的董事长王某除挪用公款、受贿外,还违规将国有资金以“债转股”的方式出借,造成20余亿元国有资产的重大损失,涉嫌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。然而,案件事实刑民交叉、异常复杂,法定审查起诉时间比较紧张,而退回补充侦查困难重重。如果案件办不下去,这笔巨款将难以追回。

  100多册卷宗、20余亿元资金流水、数百份合同、预付款保函,饶本东逐一看“薄”了又看“厚”了,画出了清晰的资金关系图;国际船舶代理业务、公司法、国有资产管理法等十多部专业书籍和法律法规,他都研究了一遍;国有公司的母公司、合同相对人、破产管理人、国资委,他跑了个遍,并请教专业人士全面掌握船舶加工贸易的流程、法规以及行业生态……那段时间,他忙得废寝忘食。

  通过逐项研究国有资金监管规定,比对借款合同与担保合同、付款额度与生产进度,饶本东终于查清本案的关键事实:“债转股”的背后是以投资为名掩盖违规出借公款的事实,还存在超进度付款、抵押不足额、担保无效等问题,王某根本没有采取审慎措施确保出借资金安全。

  庭审中,面对饶本东出示的证据和讯问,王某沉默不语。最终,王某被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。接着,饶本东又向该国有公司提出完善治理的建议,并建议公司积极参与破产财产分配,提起民事诉讼,最大限度挽回国有资产损失。

  挖出“保护伞”啃下黑恶“硬骨头”

  饶本东说,一名公诉人,只有具备过硬的功底,秉承“以人民为中心”的初心,才能在司法办案中诠释法律的威严和温度。再完美的伪装都隐藏着真相的蛛丝马迹,不管大案小案都要用心用情求极致去办。当看到公平正义在一桩桩案件中实现,那种属于公诉人的幸福感,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。

  2018年,徐州市雷火竞技官网对一起量刑畸轻的非法采砂案件进行抗诉时,经仔细审查发现,这很可能是一起黑社会性质组织案。

  自2013年始,孟某带着兄弟以及女婿等人,盘踞在微山湖水域非法采砂,严重破坏湖区生态平衡,渔民生活难以为继,甚至危及微山湖大堤的安全。孟某等人共涉及刑事案件19件。然而,这些案件在办理中却被化整为零、分案消化,分散在不同区域的办案机关办理。

  时任徐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鲍书华指派办案经验丰富的饶本东,带领专案组统一调阅审查了19起案件的全部卷宗。阅卷时,一个细节引起了饶本东的注意:渔民把几十亩渔塘,仅以三五万元的低价格出售,但违约金却高达60万。“这背后,一定有不为人知的黑幕。”饶本东说。

  为了不打草惊蛇,专案组以办理抗诉案为名乘坐摩托艇赶赴岛上取证。在向被害渔民取证时,渔民们一开始义愤填膺,痛诉黑恶分子的罪行,但在笔录上签字时却犹豫不决,甚至把之前所说的大段记录都给划掉了,眼里满是恐惧。原来,之前有村民联名举报孟氏家族恶行,却遭到了疯狂报复。黑恶分子肆无忌惮,无辜百姓敢怒不敢言,甚至怀疑司法公正。饶本东和同事们下定决心,一定要挖出“保护伞”,啃下这块硬骨头。

  他们克服重重困难,陆路不通就走水路,遇到路障就下车步行进村。经过艰苦调查,取得了报警记录、伤情鉴定、被害群众证言等一条条“铁证”。

  最终,该案共有28人被提起公诉,追加强迫交易罪、寻衅滋事罪等多个罪名,立案监督、追捕多人,数名“保护伞”被绳之以法,办案经验做法被最高检推广。

  在办案中收获属于检察官的幸福感

  “铁面”不等于无情。在严惩犯罪的同时,饶本东对案件中那些需要帮助的当事人,始终倾注关怀。

  2019年,饶本东办理了一起故意杀人案,犯罪嫌疑人蒋某持刀将自己的妻子杀害。“我们在看守所对他进行提审的时候,他对于案发当天早上和妻子发生了什么样的争执,不能作出合理的解释。在第三次提审的时候,他突然就趴倒在桌子上。”饶本东说。

  提审中出现的意外情况让饶本东意识到,蒋某的精神状况可能与之前认定的限制责任能力有所差异。于是,饶本东建议公安机关重新对蒋某的精神疾病情况进行鉴定。最终鉴定结果为蒋某作案时处于发病期,没有刑事责任能力。基于当时他的无责任能力,这起案件就无法提起公诉进行审判,进而定罪。于是,饶本东又对蒋某启动了强制医疗程序。

  案件虽画上了句号,但饶本东并没有就此停步。遭遇了这场变故后,蒋某原本完整的家只剩下祖孙三人相依为命。两位老人都已年迈,体弱多病,没有经济能力,无法抚养年幼的孩子。饶本东便协同当地民政部门,为蒋某一家申请了低保,然后又根据孩子的状况启动了事实孤儿认定程序,为孩子成长争取最大保障。

  “不管大案小案都要用心用情求极致地办。当看到公平正义在一桩桩案件中实现,那种属于检察官的幸福感,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。”采访结束时,饶本东说。

  编辑:刘洋